热点报道
刘继兰:药品闭环应通过技术手段自动实现
发表于 2016/10/8 0:00:00 收藏
实现闭环管理是保证医疗质量和患者安全的重要抓手,也是HIMSS、JCI等各医院管理和信息化建设评价标准重点关注的内容。作为HIMSS副总裁兼大中华区总监以及JCI首席顾问兼大中华区咨询主任,刘继兰有多年深入医院一线考察的经验,对于闭环管理有着深刻的理解。 刘继兰告诉健康界,在给国内医院做评审的时候.....

实现闭环管理是保证医疗质量和患者安全的重要抓手,也是HIMSS、JCI等各医院管理和信息化建设评价标准重点关注的内容。作为HIMSS副总裁兼大中华区总监以及JCI首席顾问兼大中华区咨询主任,刘继兰有多年深入医院一线考察的经验,对于闭环管理有着深刻的理解。

刘继兰告诉健康界,在给国内医院做评审的时候,发现大家对闭环,尤其是药品闭环的理解存在不少偏差,有必要进行一些概念的厘清。

药品闭环通常是指通过技术手段实现自动闭环

所谓闭环,就是做某件事的时候要有始有终,环环相扣,无缝连接。

刘继兰介绍,虽然理念相近,但是JCI和HIMSS对闭环的要求却有不同。JCI是从流程再造角度出发,更多是理念上的闭环,实现功能即可,不管是通过手工实现的还是通过技术实现的;而HIMSS则强调通过技术手段让闭环相对自动实现,这里的闭环是一个管理的概念。现实中谈到的闭环,更多是指通过技术手段实现闭环,而不是通过人工检查。

药品闭环涉及环节众多,包括从药品的选择到药品的购买,到药品从制药公司进货,到药品在医院里的上架、储存,自动化的货品管理;以及从药房把药品发到病房,包括医生的开药、药师的审方,再到发药给护士站,到护士站的储存处理,到护士的给药,到最后检查药品疗效,这个过程是一个大的药品闭环。

这个大的流程中又分为很多子流程,它们各自都有自己的小闭环,各个小闭环之间会彼此相连。刘继兰举例,HIMSS六级标准里很关注护士给药的闭环,“但是医生开药,从药房发药到病区,到护士给药,都会融到这个闭环里。”

Wifi环境、扫码设备等基础设施有待提升

上文提到的技术手段,主要是指通过扫码或RFID进行发药和给药。实际上,在这方面,国内做得很好的医院并不多。

“我见过的大多数医院基本是在局部应用,比如有的在门诊的输液中心用,有的在某些病区用,而不是全院应用。”刘继兰解释,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是因为医院的配套设施无法提供足够的支持。

首先,绝大多数医院没有真正实现wifi或物联环境的全覆盖。要达到wifi全覆盖,并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卫生间到走廊之间、有些房间的周围,都可能会成为wifi信号的“死角”。

“很多医院领导会在外面讲,我们有什么什么样的设施,做到了全覆盖,但事实上他们并不清楚覆盖到了什么样的程度。我们到医院里去测试的时候,会发现有很多死角没有做到位,医院应该对wifi或物联网的供应商严格甄选,对接收器的布点进行整体设计。”刘继兰说。

其次是扫描设备灵敏度不够。有些医院的PDA设备比较老旧,灵敏度不高,在扫码时就会很折腾,“所以很多医院虽然配置了扫码的设施,但在实际的过程中,扫码扫得不顺的医院相当多。”

要完善技术而不是用人工去补充

扫码所涉及的环节更是多方面的。“我们在扫码的时候,扫的是什么?是谁给的药,什么时间给的药,扫的是药品本身,扫的是患者信息。”这些需要医院方方面面都要做到位。

比如:护士的工号能不能扫;患者的腕带是不是一直都戴着,能不能扫;如果没有腕带,如何确认患者身份(应该通过扫描患者手持的东西来确认患者的身份,否则不应该算是确认身份);标签有没有涵盖所有该包括的信息……

刘继兰特别强调,在配药之前,各药品是应该被扫进系统内的,否则,扫描标签上的药品,未必就是药袋里真正的药品。她解释,包药机包出来的包括多个药品的药包,会被贴上混合标签,扫码后各个药品都会显示出来,但是前提是把药品放进包药机之前是被扫描过的,是正确的药,否则,如果之前没有扫码,在把要放进包药机的时候就错了,那样药就全是错的,而事后扫描是发现不了问题的。

“也就是说,扫码的目的不是为了扫本身,而是为了通过扫码来保证是正确的药、正确的患者、正确的剂量、正确的时间等。”刘继兰说,如果这些方方面面都得到保障的话,就完全没有必要再浪费人力去做“三查七对”,解放护士生产力去做更有价值的事情,提高工作效率。

但吊诡的事,国内不少医院虽然用技术手段做了很多工作,但是仍然没有放弃人工的做法。刘继兰认为,在使用技术的时候,更应该做的是完善技术,而不是在技术没做好的时候,用人工去补充,否则“你永远丢不掉人工,使用技术的获得感就大打折扣了。”而且,走两套流程,对医院的资源会造成很大的浪费。

药企应多出一些大剂量包装和儿童剂型药品

刘继兰呼吁,医院应该向医药企业提要求,让他们多推出一些大剂量包装的药品和儿童剂型药品。

她介绍,由于目前的药品大部分是小剂量包装,医院需要把一个个小盒子里的药剥开,放进包药机,不光会花费很大人力,而且很难保证准确性。如果厂商能提供大剂量包装的药品,医院可以直接倒进包药机里,这样会大大提升效率和准确性。

此外,在儿童用药方面也是如此。国内绝大多数的药品剂型都是以成人剂量为主,医院需要自己切割药片,在这方面也花费了很多人力。

第三,药企应该完善标签系统。目前国内的很多药品还不能扫码,尤其是不能单剂量地扫码,医院要做到自动化,就需要手工贴很多标签。如果药企能在药品出厂前就做到每一个小包装都有能够扫码的标签的话,会给医院减少很多工作。

推动上述变革,医院的呼吁是一方面,更有效的可能是拉厂家参与进来,比如医院把一部分药事服务外包给药企,后者就会有动力去做改变,把事情做好。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