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报道
为了忘却的纪念:7500万美元能带我们攻克冠心病么?
发表于 2016/10/8 0:00:00 收藏
春雨创始人张锐的遽然离世为国庆长假带去了一抹晦暗和哀伤。然而,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对张锐的纪念不应该三五日内刷屏,三五月后忘却。心梗虽带走了张锐,但击倒张锐的,应该让活着的我们更加强大。这也是每个医疗人明知死亡是终极宿命,依然义无反顾的原因吧。 仿佛冥冥中的联系。就在本周三,美国心脏协会(th.....

春雨创始人张锐的遽然离世为国庆长假带去了一抹晦暗和哀伤。然而,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对张锐的纪念不应该三五日内刷屏,三五月后忘却。心梗虽带走了张锐,但击倒张锐的,应该让活着的我们更加强大。这也是每个医疗人明知死亡是终极宿命,依然义无反顾的原因吧。

仿佛冥冥中的联系。就在本周三,美国心脏协会(the American Heart Association,简称AHA)、Verily(谷歌旗下的生物公司)和跨国制药巨头阿斯利康三方联合宣布,经过历时9个月的筛选评价,一项单一研究资助高达7500万美元的评选尘埃落定,这笔巨额资金将用于研究冠心病的起源和成因。

这三家机构想要终结的冠心病是一种心血管疾病,全称是冠状动脉心脏病(coronary heart disease)。冠状动脉是为心肌供血的血管,为心肌输送工作所必须的氧气。在冠心病患者的冠状动脉中,脂肪和血栓等会逐渐沉积在血管内,造成动脉粥状硬化。这些病变降低了冠状动脉的供血量,严重时能引发心绞痛、心肌梗塞、甚至心力衰竭。因为冠心病的高危险性,全球每年死于冠心病的患者高达700万人。而包括冠心病在内的心血管疾病也已成为全球的第一致死原因,平均每3例死亡中,就有1例是由于心血管疾病。

数据显示,在美国,心脏疾病依然是比癌症更可怕的“杀手”

正是为了解决人类这一“头号杀手”,AHA、Verily和阿斯利康在今年一月启动了一个资助金额高达7500万美元的研究计划竞赛——“一个勇敢的点子”(“One Brave Idea”),这7500万美元有且只有一个赢家,它将授予一个独立的研究团队,该团队要制定关于心血管疾病更丰富、更深入的研究方案。最终,来自美国布列根和妇女医院(Brigham and Women’s Hospital )的心血管内科主任Calum MacRae组建的研究团队获奖,理由是其“对冠心病富有远见的了解和治疗路径”。

“一个勇敢的点子”也成了有史以来针对冠心病研究的最大的单项激励计划,同时也是AHA历史上授予的最大奖励。这三个金主有多财大气粗呢?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著名的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2015年平均单笔研究资助只有435525美元。

当然,“一个勇敢的点子”的野心真的很大。其初衷是对疾病研究的质变和改变传统的生物医学研究模式,项目终极目标是设计和实现一种全新的策略,对冠心病做到有病治病,无病预防。而过去由NIH资助的研究通常是对心脏疾病某一具体问题的研究。

MacRae能够赢得7500万美元青睐的一大原因是将研究重点放在了冠心病生物信号上。要知道,相当多冠心病患者在被推入急救室前甚至根本不知道自己患病。我国华北地区一份针对3473名中年人的冠心病排查发现,在被查出的冠心病患者中,平时无症状者高达79.4%,他们在安静时做心电图,出现异常现象的不到1/3。

MacRae的研究方向不是在已经患病者的身上,而是趋向从冠心病的成病机理的角度去探求,是哪些过去为人所不知的信号预示着疾病的到来。因此,MacRae 的研究对象更多不是得病的中老年人,而是冠心病现象并不显著的年轻人。他将利用遗传学、细胞组学、分子生物学等研究路径。

大数据的研究也将是重要的一环。MacRae及其团队将监测志愿者的睡眠、日常活动、精神压力水平等一系列数据,Verily也将提供人工智能等分析工具帮助研究的开展。

MacRae也希望,过去如血压、血脂、胆固醇那些预示心血管疾病风险的指标将得到更多的扩充,DNA测序、唾液中的心肌酶等生物指标可以提供更多的解读依据。

作者微信:tangchenbull 欢迎勾搭~

-end-

推荐阅读